首页>获奖佳作

林伊莎: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二十届叶圣陶杯省赛佳作)

2023-12-26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林伊莎(广东省深圳市高级中学文博高中高一)

 

唯有文学与爱能将破碎的灵魂重组,阅读是唯一的救赎。  

——题记

 

文学有太多的表达形式了,我把它称作真挚的诈骗,狡猾的微醺,赤裸的暖昧,不清和斑斓的精神勾引。文学有时是一种思想,或深邃、或尖锐、或厚重的思想;文学有时是一种情感,或爱怜、或幽怨、或欣喜、或悲怆的情感;文学有时是一段故事,诉说着悲欢离合、演绎着人生艰辛坎坷的故事;文学有时就是一个世界,一种超越了时间和空间、而又那么真切的存在。我亲爱的,文学的辉光折射出最剔透的艺术品,也是我司汤达综合征的一切起因。

诗歌的简洁和朦胧让我穿越意象的丛林,探索人类想象力的边界;散文中的水光山色带我领略别样的风景,作者的冥思默想让我窥见不同时代的精神与文明。小说是虚构的故事,却同样以人性的逻辑织就。我从中看见笑与泪、怒与悔,体察人心的幽微;我也从中看见崇高与卑劣,拓展心灵的版图,获得对世界、对人生更深刻的洞见。

文学本身带来美的体验,让我的“艺术感知能力”更敏感,更容易让我与生活牵连,无论美与丑、生与死、生命与远方的超验命题,都与我有关。如春风,吹面不寒自然润物无声;如醴泉,汩汩涌流才可冰澌溶泄。夕阳西下时,我总会想起“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宏阔;仰望星空时,“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的镜花水月的意象便会浮现在我心头,眼前美景仿佛就更添一层明丽与灵秀。

哲理有时晦涩难懂,故事引人深思,把哲理变成故事讲给人听,就是文学了。在我看来,文学作品的解读过程实质上是一个把作品中透露出来的客体世界重新还原为活的存在的过程。我常常会在作者惨淡经营的世界里发现我身边的影子。我试图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创作中对灵魂进行追寻与安顿,窥察那个神圣但我却不可抵达的世界。如果说杰出的文学创造是作者通过非同一般的个人视角的透视,对人生真谛做出独到的发现与昭示,在某一个时刻触及我们的心灵深处,为庸常的生活带来转瞬即逝却又灿烂夺目的一线灵光,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在文学的漫漫天地里追逐这瞬千阳呢?

人的精神需要幻想,爱和执念来支撑。时代的洪流把人类对文字的敏感度冲得稀碎,人类攀走在理性的山脊,人类渴望超越速度定义的发展,需要更上一层的辉煌,而文字不那么需要。相反,它需要慢下来,好让人类沉淀些琐碎的本能,比如眼泪,比如心脏的痛楚,比如我们的幻想和瑕游,或者别的什么。

一些时候我觉得自己俗气至顶,我的目光细微短浅,我情绪起伏不定、处事寡断不绝,行事三分自由散漫。另一些时候,又完全从当中剥离开来——我能够锐利的捕捉到公交车窗外转瞬即逝而过的勒杜鹃,能够从满园春色和断井颓垣之间看到光影婆娑,也会被战争、动乱一切命题下生死相随阴阳两隔的命运牵动,无比清晰的感知到岁月蹉跎的痕迹。我的生活充斥着不可触摸、难以形容的曼妙,我在诗与远方中享受着片刻的安宁与愉悦,当自然的面貌与我心灵中的意象与神思相呼应时,我感到难言的享受与惊艳,仿佛我真的在某些不为人知的时候,跨越了时空的限制,莅临于那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于是我承认庸俗,但也同样热烈。

于是我有我自己的文字,有我自己的平仄,也有旁人理解不了的月落参横。我习惯从现实主义中脱离,穿梭在浪漫主义的黄粱美梦中,试着去揣测这文字之深切,在一次次的摸索中去勾勒那虚幻的文学世界。我忖测着苏格拉底的用意,匍匐前进,直到我认识了我,从而吞噬了司芬克斯的异己力量。我终将成为我自己,我只会写我——写我兀长的落寞,写我清高的附和,写我固执的浪漫文学,写我热烈又狼狈着。只有这样我才能去痛快地经历,去彻彻底底地疼,义无反顾地破碎一万次,去描绘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探寻乌托邦的终点。

文学稀释人的复杂,抵达天真,致以我两手空空,但这世上一定有什么是比圆满更重要的。但我仍在这些文字中去探寻生命的意义,文学带给我的是一种延迟满足的幸福感,并不像是多巴胺带给人的即时满足。我从书里见识了更多更广阔的世界,看到美丽与丑陋并存,看到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在浪漫与现实中跳跃,理性与感性并存。我确实不会复杂的求导公式,也不会复杂的计算方法,可我依然享受和汉语言文学接触的每一瞬间,那种通过文字触及灵魂的动容是其他事物所无法给予的,仅汉语言文学才特有的——看似无实用,实则大有用,非一朝一夕可见,却贯穿一生的漫长岁月。

关于爱的伪命题,关于乌托邦的幻梦,关于几千年扑朔迷离的遗问,我的浅薄并不足已支持我拂去岁月的尘土,抵达那个空灵的世界、哪怕只是探索表面。但至少让我留下一丝稚气的莽撞,是我在文学中最质朴的获得。这足够支撑我的一生吗?“一蓑烟雨任平生”,直到中考后的今天再读,我竞仓皇泪下。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说:“人类最终的价值在于觉醒和思考的能力,而不只在于生存。”文学的存在,使我免于陷入随波逐流的精神内耗、痛痛快快的接受了自己的平凡,让我在阅读与思考中坚守自我的价值、实现心灵的成长,但也仍坚守着自己的一隅之地。

“我将死于文学、艺术浪漫和爱,同样也会死于大雪纷飞的春日,恐惧与孤寂。”死在大雪纷飞的春日又有何不可,大雪会覆盖我平凡的躯体,死在无人知晓的角落,来的无痕,去的无迹。而当飞雪融化之时,我的躯体会和复苏的自然一同再现于这世间。

而我以字执笔,记这场盛大的谋杀,和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指导老师:孙博)

 

【点评

作者以敏锐的视角,富有哲理的笔锋,娴熟的抒情技法,让我们享受了一顿语言的盛宴,层出不穷的比喻令人眼花缭乱之余,更陷入深深的思考……作者像一个武侠高手,将自己的剑法舞得密不透风,舞到极致,浑然天成。诗性的语言,使文章更具张力;如同泼洒一样的叙说,完成了自己关于文学的论述和认识,文章最后说“我将死于文学、艺术浪漫和爱,同样也会死于大雪纷飞的春日,恐惧与孤寂。”令人惊心,再用“复苏”“再现”让我们感受希望生生不息的生命力,“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点题,有荡气回肠的悠长余韵。(李林芳 诗人)


更多阅读
  • 姜政宏:父亲的赞歌(第21届叶圣陶..

    2024-06-06

    瞬间也可以成为永恒。艺术的瞬间不仅仅记录了个人的当下,还铭记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历程,更是浓缩成时.. 查看详情
  • 鲁朝智: 雕刻元勋(第21届叶圣陶..

    2024-06-06

    老爸望着光秃秃的楼顶,想在上面用木板围起来,不仅美观,招待客人也方便。 屋后堆着的木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搬.. 查看详情
  • 包舒扬:滚烫的画(第21届叶圣陶杯省..

    2024-04-30

    我是一幅画。 我被挂在博物馆里已经很久了。 创作我的画家已经面目模糊,不过我对他的故事记忆犹新,大概是人.. 查看详情
  • 邵佳宁:窗上繁花(第21届叶圣陶杯省..

    2024-04-26

    我的眼前飘来一片红色的云。 云锯齿状的边缘轻轻挠过我的手掌心。我揪住它不让它溜走,转头却看见不远处几只..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