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获奖佳作

王天蕊:剧院(第21届叶圣陶杯省赛获奖佳作)

2024-07-05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剧院

王天蕊(山东省临清市第一中学高三)

 

孟庄的人们颇爱听戏。

街角有个老剧院,以往每年都有戏班子演出。演出前几天,院墙上贴满布告,路过的人们卖弄着清脆的大嗓门:“来戏啦!来戏啦!”不久便传遍整个孟庄。演出当天,一听到敲锣打鼓声,人们便纷纷赶来,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水泄不通。

枝繁叶茂的老树在街角矗立,探出院墙的藤蔓随曲折的小巷伸向远方。剧院旁,时常传来孩子们爽朗的笑声。一角钱一块的彩色糖果深受孩子们的喜爱,因为糖纸可以折成千纸鹤,载着梦想飞出天窗。

云霞在天空的半边晕染出血红,破碎的光斑倾洒,温柔了剧院一去不复返的时光。

那个初春的傍晚,剧院里面有好多人,熙熙攘攘。

剧院,承载着孟老三美好的回忆。

儿子小的时候,孟老三常带他到那里玩。“周梁桥,清风亭,巴山汉水,残阳欲坠,一棵枯树矗立在半空”,孟老三经常听戏,所以对这些戏词烂熟于心,时常对着儿子哼上两句。春日里,柳枝抽出嫩芽,慵懒地搭在高高的屋檐上,显得剧院如此静谧、安详。一旁的小店敞开一扇门,有时会迎来大红蛱蝶的造访。儿子喜欢站在琉璃瓦上,注视着剧院的一切,将瓦片踩得咯吱咯吱响,为剧院奏出独特的乐章。孟老三就陪在儿子身边,安静地度过一个又一个下午。

儿子名叫远方,是镇里有名的学霸。长大后,他不负众望,考上了名牌大学建筑系。八月里一个闷热的午后,孟老三在全镇人的注视下将远方送上车,咯咯地笑道:“好好读书,等你回来,我再带你去剧院玩。”

转眼三年过去了。前不久,远方打来电话,说几天后要回家过年。孟老三乐得直不起腰。每天傍晚,他都要站在山头,注视着火车驶来的地方,急切地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血红色逐渐褪去,满天星空如约而至。万家灯火通明,为朦胧的黑夜点缀上些许暖意。孟老三轻唱:“周梁桥,清风亭,巴山汉水,残阳欲坠,一棵枯树矗立在半空。”他心想:儿子不在身边的这几年,自己年龄大了,也没咋去看过戏,等儿子回来,一定得一起去剧院逛逛。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朝他奔来。“爸!”孟老三一听,激动得热泪盈眶。他转过身,紧紧抱住远方:“想家没?咱快回家——对了,你还记得剧院不?你小时候......”听到剧院,远方怔了一下,欣喜的笑容僵在脸上。

孟老三觉得气氛有些怪异,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他似乎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路旁的青松将叶子摇得沙沙作响,父子俩却异常沉静。

第二天清晨,孟老三起了个大早,换上平日里舍不得穿的西服,走近儿子房间,稍作犹豫,最终叹了口气,独自一人离开了家。

不知不觉,他走到剧院旁。那曾经最熟悉的地方,此刻却使他彳亍着,不再迈出一步。他的眉心拧成“川”字,使得本就布满皱纹的脸上平添了些许苍老。红润的面容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苍白。凛冽的寒风砸向他的身躯,刺痛的寒意使他清醒了些许。他呆滞着,拖着傀儡似的形骸,艰难地移动。

剧院太陌生了。

它疲倦的身躯依旧像原来那般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只是屋檐下的灯笼已染上了灰尘。旁边冯家糕点铺的招牌掉下一个“家”字,贩卖日用品的三轮车只剩下空空的车身。人,是一个也没有的,就连黄鹂的啼声也变成了乌鸦的悲鸣。剧院,似乎都变成了孟老三不认识的样子。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唱过戏了。

“周梁桥,清风亭,巴山汉水,残阳欲坠,一棵枯树矗立在半空。”他似乎想挽救些什么,又好像在唤起某些回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回家的。坐在门前的台阶上,他一个人默默地抽着烟。

远方见孟老三回来了,便从房间里走出来,站到他身后:“爸,我这次回来,其实是打算和你商量一件事的。”孟老三收起脸上的沮丧,抬起头。“我们系里有个旧建筑改造的项目作业,昨天你提起剧院,我就想着,不如我去联系系里的老师和同学,将它改造成现代化的吧?”

孟老三凝视着儿子认真的面庞,熟悉的面孔此刻显得如此陌生。他低下头,嘬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用力地踩。然后又点燃一支,吸进去,吐出浓浓的白。

片刻,孟老三起身:“跟我来。”

父子二人走进老街,来到剧院旁,像小时候那样。

孟老三弯腰拾起地上的琉璃瓦,递给远方:“瞧瞧,上面还有你的脚印哩。”远方接过来,瓦片静静躺在他的掌心,似乎有千斤重。孟老三取下一条柳枝,哼唱:“周梁桥,清风亭,巴山汉水,残阳欲坠,一棵枯树矗立在半空。”落日的余晖为父子俩镀上一层金光,炊烟袅袅升起,空气里氤氲着饭香。

走啊走啊,父子二人走到胡同口,对面是一望无际的麦田。目光越过麦田,可以看到城市的喧嚣。那里灯红酒绿,车水马龙。

“远方,知道爸为什么给你取这个名字吗?”

“远方,爸希望你梦在远方,走的越远越好。”

“远方,你知道吗?人是要向远方走的,心却是要在故土扎根的。而那些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它们是根,可得好好传承下去。”

“远方,爸想说,人只有把根埋得深了,才能走的远啊!”

孟远方沉默了。烟火气飘向暗蓝色的天空,蒲公英飞过他的头顶。天色已晚,他眼中清辉洋溢,照亮剧院,照亮整个孟庄。

年后,远方叫来好多人,说是要把剧院恢复成原样。那个初春的傍晚,剧院熙熙攘攘。

孟老三闻声赶来,远方朝他笑笑:“爸,我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剧院,建筑学是为了让它更完美,而不是被摧毁。”

 

(指导老师:罗建敏)

 

【点评】文章记述父子两代人的故事,以一所老剧院为扭结点,串起了父亲过往的眷恋,儿子此时的理解,情节有序,人物生动。作者又给这个家庭故事加入了传统戏曲退场、建筑科学“救场”的时代因素,显示出了对社会现实观察、思考的深度,也由此提出了一个理想化的解决方案——儿子用现代技术为父圆梦。至于这种想象的合理性和故事结尾的完整性,可能是作者和读者都要继续思考的。本文获省级一等奖。(包学菊 高校教师)

 


更多阅读
  • 毛佳丽:藏在母亲针线中的深情(第21..

    2024-07-11

    记得母亲没事时,手总是闲不住,就会拿起针线,眯缝着眼,在一块布料上钩针刺绣。每完成一幅作品,她总会把它平整地铺.. 查看详情
  • 贾 敏:黑白中的彩(第21届叶圣陶杯..

    2024-07-09

    “我要放假了,还回老家吗?” 母亲总是默不作声。 自打我出生,父亲和母亲就外出去别的城市了。和爷爷奶奶生活.. 查看详情
  • 王天蕊:剧院(第21届叶圣陶杯省赛获..

    2024-07-05

    王天蕊(山东省临清市第一中学高三) 孟庄的人们颇爱听戏。 街角有个老剧院,以往每年都有戏班子演出。演出.. 查看详情
  • 沈肖宇:百戏有灵(第21届叶圣陶杯省..

    2024-06-25

    我是一座历尽沧桑、遐迩闻名的百年茶院。 蒸腾的雾气缥缈而来,只觉清香扑鼻。 伊人正急拂茶筅,速度飞快,神态..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