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获奖佳作

姜政宏:父亲的赞歌(第21届叶圣陶杯省赛获奖佳作)

2024-06-06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1717644731476.png


父亲的赞歌

姜政宏(山东省昌邑市第一中学高三)

 

瞬间也可以成为永恒。艺术的瞬间不仅仅记录了个人的当下,还铭记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历程,更是浓缩成时代的剪影,画到画布上、刻到石头中,成为永远流传的经典。

我们不知道他是谁,但当他被罗中立画到纸上后,他得以被铭记,以父亲的名义,以艺术的价值。

记得在小学美术课本上第一次见到《父亲》这幅画时,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从他的脸上,我看到了时代的影子。该怎么描述这幅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见解。而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脏,就像是小餐馆桌子上沉积的油垢,饱含着时间的印记。日复一日,桌子上的油渍才能包浆,长此以往,父亲的脸庞逐渐沧桑。

巨大的画布,父亲的脸跃然纸上,没有留白,没有参照,只有他的脸,占据了画布最大片的面积。他黝黑的脸,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皱纹,就像是黄土高原上历经了无数次风雨冲刷而形成的千沟万壑。他凌乱的胡子花白,还有他微微泛白的眉毛,仿佛染上了时光的风霜,又像是角落里积灰的蜘蛛网。泛黄的旧头巾,泛黄的旧瓷碗,和他整个人一样,满是岁月留下的伤。弯曲的手指,粗大变形的关节,带有缺口的指甲,塞着泥土的指缝……每一处的细节,都在控诉着命运对他的不公,都饱含着他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

整幅画采用了旧黄色的基调,不仅是土地厚重的黄,还有时间流逝的旧。罗中立的每一个细节都在诉说着画中人的不易。时代的大山压在每个人的身上,都是他人生的全部。回望历史,我们的祖辈都像画中的父亲一样,他们辛勤地劳动,与土地为伍,与太阳相伴,春种秋收,却只能温饱。生活这么辛苦,他们怨恨吗?或许怨过,但他们反而更加勤劳,兢兢业业,希望能有个好收成。你看画中的父亲,看他深邃的眼,就像一口古井,包容了一切。从他幽深的眼中,可以看见悲悯与不屈。辛勤的劳作并没有摧毁他,他勇于直面苦难,踏踏实实,奋力生活,繁重的劳动压弯了他的脊背,也压不垮他顽强的精神。

《父亲》是一幅典型的写实主义油画,被看作是伤痕美术的代表。画中的父亲,是时代的缩影,是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抽象出来的共同面孔。黝黑的脸,干裂的手,深深的皱纹,是我们祖辈真实的写照。在历史的进程中,他们没有留下名字,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他们只是历史中的普通人,拼尽全力只为过好一生。他们是历史中的路人甲,也是美好生活的奠基者。他们穷尽一生,追求光明的未来。他们在贫穷落后中坚持,他们在艰难困苦中奋斗,他们不仅为了自己,更为了我们。

我们不歌颂苦难,我们歌颂苦难中不屈的灵魂。《父亲》描绘的不是大人物,不是大英雄,而是平凡的普通人,他的名字被历史淡忘,他的功绩被时间留存。他的身躯归于尘土,他的精神依旧闪耀在历史的长河中,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一个民族的代表,他们勤劳、坚强、努力、抗争,他们身上散发着中华民族的光辉。

《父亲》是底层劳动人民的缩影,是时代的见证。从这幅画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当时人民的艰辛不易。时代变迁,历史的洪流催促着我们前行,没有一直苦难的人们,没有一直破落的国家,只要坚持,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够迎来灿烂的明天。曾几何时,我国也一穷二白,缺衣少食,但在党的领导上,在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用双手创造了物质财富,用知识武装了精神世界,扫除文盲、定点扶贫,我们一步步摆脱了贫穷与落后,摆脱了愚昧与无知,创造了属于中华民族的美好未来。未来,我们带着时代的印记继续向前,直到追寻到那个伟大的目标……

我们现在的生活,是无数先烈奋斗的目标,是无数祖辈拼搏的结果。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我们虽没有经历苦难,却也不能忘记祖辈的苦难。时代的苦难曾压在祖辈的肩头,也应该落在我们的心头。征途漫漫,唯有以奋斗为桨,以拼搏作帆,砥砺前行,方能抵达成功的彼岸。我们应该学习祖辈的抗争精神,顽强拼搏,自强不息,在时代的洪流中脚踏实地,向下扎根,向上生长,直面前进道路上的每一个困难,勇敢的克服它、战胜它,创造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创造中华民族的美好明天。

自立才能更好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是祖辈对我们的谆谆教诲。如今的中国已经做到了,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步伐正在坚定向前,属于中华儿女的伟大中国梦也必将实现。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艺术,而艺术也成为时代的忠实记录者。如果现在罗中立新创一幅《父亲》,一定会是幸福微笑的父亲,没有苦难的阴影,只有温暖的光亮,和闪烁着希望与幸福目光的面庞。

 

(指导老师:邢海波)

 

【点评】文章以一幅时代名画为焦点,通过作者细致的描摹、合理的联想,贯通了艺术和现实,历史和未来,也使状物与抒情的写法交相辉映,逐渐将个体感受与民族记忆融为一体,展现了文章立意的思想深度。画像写实不是易事,作者还要由此出发去关联艺术、民生,在时间维度中往返穿梭,那么读者接受这种画像带来的发散思维,是需要依循合理的逻辑层次的。因此,作品在后半部分的立意生发上还是要强化层层推进或是以小见大的顺序。本文获省级一等奖。(高校教师 包学菊)

 


更多阅读
  • 姜政宏:父亲的赞歌(第21届叶圣陶..

    2024-06-06

    瞬间也可以成为永恒。艺术的瞬间不仅仅记录了个人的当下,还铭记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历程,更是浓缩成时.. 查看详情
  • 鲁朝智: 雕刻元勋(第21届叶圣陶..

    2024-06-06

    老爸望着光秃秃的楼顶,想在上面用木板围起来,不仅美观,招待客人也方便。 屋后堆着的木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搬.. 查看详情
  • 包舒扬:滚烫的画(第21届叶圣陶杯省..

    2024-04-30

    我是一幅画。 我被挂在博物馆里已经很久了。 创作我的画家已经面目模糊,不过我对他的故事记忆犹新,大概是人.. 查看详情
  • 邵佳宁:窗上繁花(第21届叶圣陶杯省..

    2024-04-26

    我的眼前飘来一片红色的云。 云锯齿状的边缘轻轻挠过我的手掌心。我揪住它不让它溜走,转头却看见不远处几只..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