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获奖佳作

邵佳宁:窗上繁花(第21届叶圣陶杯省赛佳作)

2024-04-26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1714117587940.png


窗上繁花

邵佳宁(西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三

我的眼前飘来一片红色的云。

云锯齿状的边缘轻轻挠过我的手掌心。我揪住它不让它溜走,转头却看见不远处几只红色的喜鹊扑棱着翅膀,叽叽喳喳地飞过来,用嘴衔住了红云的另一端。我着急了:怎么还和我抢起来了?于是我闭着眼睛使劲扯。“刺啦”一声,云被扯破了,我也晃晃悠悠地飞出好远,直到衣角被红月牙儿勾住才停下……

一阵鞭炮声将我从梦里拽了出来。清晨的阳光在窗纸上洇开,半透明的质感像衣兜里那块芝麻糖蜡质的包装纸,好像再过一会儿铺天盖地的温暖就要渗进屋里。大红的窗花迎着暖阳在窗棂上绽放,红喜鹊、红月亮、红云朵投下的影子正印在我的枕巾上。奶奶早就起床去忙了,炕头上,我的棉袄棉裤棉帽子早已整整齐齐地摞着。

乡下的年味总是比城市的浓。对联早就写好了,腊月二十那天,爷爷早早地端出砚台,我便磨墨抻纸,看爷爷提腕顿笔,红纸上便走了横竖、坐了撇捺。吃食也早就准备好了,丸子在油锅里炸出金黄色的酥皮,然后被奶奶用筷子夹着码在瓷盘里,或者进了我的嘴里。窗花也早就贴好了,是我和奶奶一起贴的。

窗花对于过年,就像玉净瓶之于观音菩萨、炼丹炉之于太上老君。没了它,过年就不能算作过年。村里贴窗花的可只有我们一家。从什么时候开始贴的——奶奶说她的奶奶教她剪窗花贴窗花,更早之前她也说不清;至于为什么要剪窗花——奶奶说是为了让年过得更喜庆、更热闹。我只知道每次跟着爷爷他们去家家户户拜年,大人们对别家镶着合金边框的玻璃窗赞不绝口,我却对此不屑一顾——在我眼里,光秃秃的玻璃窗是没办法和我家含着窗花的木格窗相比的。

爷爷写完了对联并不急着收纸——接下来的的工作属于奶奶。大幅的红纸在桌上铺开,折几折,之后在刀下被裁成一格格正方形。奶奶戴上老花镜,拈起一格纸,叠两下,然后用粗粗的铅笔头在纸上描画出纹样来。线条从笔下伸出,像地球仪上交织纵横的的经纬线,却比经纬线更舒展流畅,拐着弯,画着圈,藤蔓一样长满了半张纸。在这座郁郁葱葱的丛林里,我看出了隐在叶间的鸟、系在枝头的月,还有缭绕在莲叶周围的云雾。画完收笔,奶奶拿起桌上的尖头剪刀,咔嚓咔嚓地剪起来。

纸屑悉悉索索地落在桌上,奶奶宽大的手掌握住刀把,就像外科医生握住了手术刀;只不过医生是为了治病救人,奶奶是为了迎接一年里最盛大的节日。她手里的剪刀一张一合,咬着炭线,吐出碎纸。刀尖游动在纸层间,比缸里的泥鳅还滑溜。奶奶一手持剪,一手捏纸,她不时地调转着纸页的方向,拉来又推去,红色的页角犹如蝴蝶振翅般在空中盘旋、起舞,划出一道道弧线。纸自然挡不住锋利的剪子,被齐齐剪开时咯哧咯哧的声音单调,却因为她手中这幅精巧的图景而不显得枯燥。此时,黑亮的铁剪刀、大红的纸窗花,还有奶奶指节粗大、布满老茧的手,共同构成了一卷奇异而和谐的图画,是彼时还尚未长大的我心中关于“年”最深刻的印象,也是我长大之后听到“美”时脑海中第一个掠过的镜头。她剪得投入极了,老花镜片后的双眼闪着灼灼的光,仿佛将全部的心血都凝在手中这方小小的红纸上。

刀口开合之间,荷花开了,石榴笑了,梢头飞了喜鹊,大红底子上游来了鲤鱼。密密匝匝排列的锯齿是蟠桃上的茸毛,我总疑心孙大圣会前来摘走这只饱满的桃儿。铰下边角,剜出空隙,奶奶将一纸镂空的红窗花从四四方方的纸笼中救了出来。剪完了,她放下剪刀,揪住窗花的两个角徐徐展开,我便目睹了一幕红纸幻化成的盛景:蟠桃扁,石榴圆,喜鹊登梅,蝙蝠对飞,月上柳梢,鲤下荷花,繁茂的桂树枝像网一样织起边架,还有缕缕祥云萦绕在侧。把这样的美景留在窗子上,会不会引得天上的神仙动了凡心,下界来寻呢?奶奶可不管这些。她把自己对新的一年的期盼剪进窗花里,不求富贵,只求儿孙平安、阖家幸福。

我们把剪好的窗花挨个展开,抚平折痕,再细细地刷上糨糊,粘在桃木窗格间,最后糊一层宣纸作底。两天的工夫,三间老屋的窗子上都开上了花。青瓦白墙,黄窗红花,好看得紧。

贴好窗花的第二天就是腊月三十。那天飞了雪。檐下的窗花在漫天白雪里愈燃愈烈,仿佛能将这一场乱琼炙烤成来年花团锦簇的春天。我和奶奶踮着脚,盼回了踏着雪回乡的家人。

窗花每年都要换一次,我也每年都得长大一岁。但不管年岁如何增长,我都始终如一地钟情于窗花——即使我进城上了学,也不曾错过一次看奶奶剪窗花的机会。只是后来又去了更远的地方读书,对联、丸子、剪刀、窗花、爷爷奶奶,有关家乡的一切渐渐模糊在车窗外飞逝而过的匆匆中。因为学业,我两年没能回乡和爷爷奶奶过年,也就两次错过了窗花的花期、错过了奶奶用纸和剪刀为我建造的酣梦。而去年奶奶做了白内障手术。她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大概是因为电流——我真希望是电流的原因——听起来沙哑了许多:“可惜奶奶今年剪不了窗花喽!”我故作轻松地安慰奶奶,挂断电话后却掉了眼泪——奶奶也知道我有多喜欢她剪的窗花。

对我来说,窗花从什么时候开始便不仅仅意味着窗花?在炉火噼啪作响的冬日清晨,我的记忆早就一笔一划地涂抹出奶奶披着一身晨光剪窗花的样子,那是我心中最美的工笔画。小时候的我只知道过年就应该剪窗花、贴窗花,只觉得红窗花漂亮,却没想到奶奶早就亲手把一幅窗花贴到了我心口的窗子上。我总要透过这扇贴着窗花的窗观云听雨,再在夜深时遥望回不去的故乡月明——见之不忘、念之不寐。当我在窗花下翘首以盼时,我不知道自己后来会变成风雪中未归的人;在我凑近观察奶奶剪窗花的时刻,我也从未预料到将来有一天,我会把有关的回忆取出,掰碎,细细研磨,再用如水的时光冲泡成一大碗醇厚的茶,在短暂的苦涩里想念,在悠长的回甘里热泪盈眶。

窗花是我西游路上的大唐。

它不是一个符号——符号太过单一和生硬。它应该是一棵树——根扎入我的情感,虬枝盘结;枝伸进我的记忆,阡陌交错;叶铺满我的双眼,荫蔽一片。我从此不怕情感单薄,不怕记忆匮乏,也不怕被刺眼的世事灼痛眼睛。那些藏在时间里的爱和美好,是人生逆旅中永远充盈我心的不老泉。

窗花的存在不依赖理由——它的绽放早就成为了我人生里的日出。

美术课上老师提到了窗花。他问:“哪位同学了解过窗花?”我举起手。世界重回安静,所有纷扰变得轻盈,时光从我眼前呼啸而过——我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家乡,奶奶微笑着注视着我,而我的面前正是窗花——红得像枫、像火、像我胸膛中这颗跳动的心脏一样的红窗花。

“这位同学,你是通过什么途径了解窗花的?”

我笑了。

“老师,我能讲一个很长的故事吗?”

(指导老师:李双义)

 

【点评】窗花,是我国传统民间艺术之一。《窗上繁花》以此为题材,以家乡年俗文化为背景,生动地描绘了奶奶剪窗花、家人贴窗花的情景,写得细致逼真,引人入胜,并深情地赞美了窗花对于传承艺术、传递亲情、丰富人们精神生活的意义围绕窗花展开的回忆和抒情,是一曲乡情和亲情的赞歌,是一段美好的人生轨迹。文章的结尾也很巧妙,让主题再次呈现,令读者回味悠长。(钟湘麟  特级教师)


更多阅读
  • 姜政宏:父亲的赞歌(第21届叶圣陶..

    2024-06-06

    瞬间也可以成为永恒。艺术的瞬间不仅仅记录了个人的当下,还铭记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历程,更是浓缩成时.. 查看详情
  • 鲁朝智: 雕刻元勋(第21届叶圣陶..

    2024-06-06

    老爸望着光秃秃的楼顶,想在上面用木板围起来,不仅美观,招待客人也方便。 屋后堆着的木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搬.. 查看详情
  • 包舒扬:滚烫的画(第21届叶圣陶杯省..

    2024-04-30

    我是一幅画。 我被挂在博物馆里已经很久了。 创作我的画家已经面目模糊,不过我对他的故事记忆犹新,大概是人.. 查看详情
  • 邵佳宁:窗上繁花(第21届叶圣陶杯省..

    2024-04-26

    我的眼前飘来一片红色的云。 云锯齿状的边缘轻轻挠过我的手掌心。我揪住它不让它溜走,转头却看见不远处几只..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