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赛佳作

叶润:在漂泊的世界里扎根(十六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初赛一等奖)

2018-09-30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20180930153829673713.jpg


在漂泊的世界里扎根

叶润(江苏省苏州外国语学校高二)



我常想:浮萍该是这世间最为可怜之物了。小小的浮萍在这偌大的天下,竟没有一点立足之处,只是随着水流的方向,无尽地漂泊。

我们常说“在外漂泊的游子”,可生命一旦如浮萍般漂泊,便不堪再去消磨。“漂泊”是不能用来形容游子的,那个“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的人;那个身与故地分离,心却从未远行的人;那个在漂泊的世界中踽踽前行,却深谙扎根之处的人,你如何说他正漂泊?

余光中在《听听那冷雨》中写道:“雨,该是一滴湿漓漓的灵魂,窗外在喊谁。”雨,在呼喊,那隔海相望的游子,归来哟。这心的绞痛,是一位游子对扎根之地无法割舍之情的最深刻体现。悠悠的《乡愁》萦绕耳畔,千寻海底的热浪沸沸,被狂风挟来,裹挟着最无言的情话,说给祖国听。

我也曾听着冷雨,只是心却生发出浮萍般的漂泊之感。我想这份难以名状的沉痛不是游子的无奈,却不知其真相。直到我听到三毛说:“心若没了方向,到哪里都是流浪。”是了,这样的漂泊已不是身体找不到归处,而是像身体从高空坠落,心还留在云端般的无措。你的心,已然在漂泊。

我顿悟,或许浮萍可悲的并不是身不由己,而是自己根本不知心之所向。你看那同在水中的鱼,我们从不将“漂泊”与它们联系在一起,因为这是一群懂得逆水而上的生物。无论是鲤鱼跃龙门的传说,还是尼格罗河中飞跃海平面的狂欢,跳者自跳,飞者自飞。它们有着心中的方向,因而无论何种波涛来临,在汹涌中总能抓住那么一个根——深扎在心中的根。

正如几千年前的濮水岸边,庄子翩然离去,仅留下楚使的瞠目与惋惜。“吾将曳尾于涂中”,是他对这个动荡时代的回复,亦是对心之所向的肯定与坚守。他是一条鱼,一条心无旁骛的鱼,任凭这个世界如何水深浪高,在灵魂之地的根系,将愈烈愈深。

说到底,在这碌碌尘寰,如浮萍般漂泊的日子有谁想过?可是我们中的大多数,总会不知不觉地,被周遭的水域淹没,无力挣扎,只好随波逐流。最可怕便是这不自知,还偏偏以深谙社会之道的姿态教授如何掌控这片水域,殊不知,自己才是那个被水流掌控而失去了方向的人。

亲爱的人儿,且将前路的方向看清,亦将脚下的土地踩实。看看自己的心,是否在由己的航道上扁舟而行;探探你脚下,是否有延伸到地底的根。

千山初醒,朝云出岫,看无限风光如何找寻自己的归宿。惟愿我们,在这漂泊的世界里,深深扎根。

(指导老师:周广会)

 

 

【点评】

作者巧妙的运用浮萍和游鱼的区别来揭示生活中简单而深刻的道理:心中有根,就无所谓乱世横流,充满智慧的闪光。生活中的确要坚守如“咬定青山不放松”,才能有“任尔东西南北风”的从容。可贵的是作者能同时联系社会现实,揭示浮生碌碌,漂泊无依的原因,充满人文关怀。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