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赛佳作

康 瀛:当我老了(十五届决赛特等奖)

2017-09-07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老的时候.jpg

当我老了

□康 瀛(河北省香河县第一中学)

 

当一腔热血冷却冻结,当满腹委屈终成平静,当整个身躯不再勇往,我知道,当我像这样平心静气、慢慢沉淀的时候,便是老。

也许老去并不是容颜枯萎、青春衰败,而是遭遇了大风大浪后看淡得失的那份平静,或是在这飞速前进的世间拥有一颗愿意慢下来思考的心灵。也许你会严肃地指正道:“你错了,这该是成熟。”成熟与老去,相较之下的确是成熟更容易让人接受,而老去,总是让人不太乐意接受和承认的。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中说:“一个人不成熟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理由而轰轰烈烈地死去,一个人成熟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理由而谦躬地活下去。”谦躬地活下去,我想这种状态正是老的结果。而这种并非狭义的老,恰是心态上的成熟。

当我老了,我一定要停下虚无缥缈地向前追求着的脚步,我要慢下来,拾起掉落在时间长河里的纸和笔,去描绘一个生命的春天。曾经因为追求荣誉和掌声而高高抬起的头,现在也该谦躬的低下去。写作这条路似乎只是人生大路的并行道,它也许没有灯火,没有目光,我曾在这里摸索前行。也许我们都曾这样,像个夜行者。这条路很黑也很亮,我们都是夜行者。当我老了,我回头看去,不知何时早已落得满路芬芳。也许只有当我老了,我才领悟到行走的全部意义。这才是黑夜的全部意义。

当我老了,我一定要好好看看这人间。我不曾留意过,春天里停在电线杆上跳跃而上的小麻雀,有着明亮而纯洁的眼眸;夏天时爬满青苔的矮阶和滚烫灼人的长椅,铺着被人坐皱的报纸;秋天风起后一片一片随风打着旋跳着舞的红叶,铭记着夏蝉讲过的每一段秘密;冬天茫茫雪原上孤零零的山头,埋藏着日光撒下的种子。我想要走遍这世间的每一座桥、每一处坑洼、每一条山路,踏遍山南水北,冲破层峦迭嶂,在静谧的夜空下与爱撞个满怀。

当我老了,我一定要回到故乡。老一辈的人讲,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故乡,是我的根。只有这扎实的地基牢固,我才能安心地在外做个游子。我常常想起“人生既是道路又是家”。故乡是我的家,我游遍千万种山水,最终还是唯爱这一种笑脸。那是家人亲切的笑脸。人生这条险路通往家,家又在一片含情脉脉之后为你提供探路的勇气。所以道路与家又何尝不是相辅相成,两相成全。史铁生说,他一个人来到这世间玩得太久了。所谓故乡原本就是异乡,故乡不过是我们的祖先漂泊旅程中落脚的最后一站。当我老了,我一定不要再漂泊,我要回到故乡去。就像《金色池塘》里的那对夫妻,不再想要迁徙,在尘埃点点的日光里回归平静,就便是老。

当我老了,也许我会多了一些顾虑,不再容易满足。我仍会羡慕,羡慕那些少年心气。朴树的歌词唱道:“以苦为帆,以泪为船,心似离弦箭。莫说天无涯、海无岸,纯真作少年。”多希望当我老了,即便半生出走,归来仍似少年。他曾说,并不是他没有改变,少年得与现实格格不入,像个外星人,而是现在的人,都过早的老去了。难道是时代的发展与变幻湮没了我们的少年心气吗?答案无人可解,但我愿意当我老了的时候,保持一点纯真的少年心气,不要过分成熟,也不要忘记为什么而出发。

当我老了,也许面容疲倦,也许心态平和,也许脚步蹒跚,也许仍充满欢喜。其实这头顶上的太阳每一天都是夕阳也是旭日,它缓慢而悲伤的落下山头收尽残的余晖之时,便是它在山那边蹦跳着爬起来散播万丈光芒和希望之时。太阳如此,人亦然。当我老了,陷入轮回,我又会在未知的某处成为一个孩子。生死轮回,本就是生命的一个奇迹。

这场名叫人生的旅途,有太多风景来不及回顾。当我老了,我愿意回首、归来,静待一树花开。


【获奖理由】这篇文章表现出作者十分出色的思辨能力。文中很好地讨论了若干只有在老境中才能突显的问题:成熟与衰老的关系,荣誉与奋斗的关系,风景与心态的关系,故乡与他乡的关系,年少与现实的关系。有些问题谈得十分精辟,例如成熟和老年、故乡和老年之间的关系都通过引证名言得到了比较充分的表达。本文获夏季现场决赛特等奖。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