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赛佳作

吴文意:当我老了(十五届决赛特等奖)

2017-09-07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钟楼.jpg

当我老了

□吴文意(广东省东莞市东华高级中学高一)


我是这南方小镇上的钟楼。

这小镇一点儿都不起眼,当初我睁开眼的第一秒,发现自己是这个地方最高的建筑物的时候,赤裸裸的孤单让我沮丧。我俯瞰这小镇,绿油油的大片蕉林占领了大半视野,肥大的蕉叶肆意随风摇曳;这中间又有密密麻麻数不清的河流,哺育着稀疏的人口。我看见了我脚下擦着汗互相击掌的工人,还有脸上挂着由衷的灿烂笑容的领导模样的人。唔,也许这是个好地方。远方仿佛有春花绽放的声音。我年轻,也很坚强。

我骄傲地站在小镇的中央,以一个最有资本的姿态。我这一站,一晃就是几十年。

我的身边多了许多伙伴,比我年轻,比我有朝气。我也不断地进行着新陈代谢,身上的砖瓦颜色掉了又再刷,脚下不断长起参天大树,属于春天的嫩绿以春天的速度一点一点渲染了原本淡黄的土地。这里的人也多了,年轻的面孔每天都在向我问好。有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常常在爷爷的带领下来我身旁的广场玩耍,我听见老人对她说,那座钟楼,他也曾参与修建。我已经老了吗?看着这座小镇变得喧闹,我的心,依然年轻地跳动。

我仍然坚守着最初的质朴,在小镇中央顽强地站着,挺直了腰板。我要以不服老的顽强,庇佑和激励这方土地上我爱的人。人来人往,我能让人勇敢去拼。

又是十几年过去,这座小镇仿佛已经换了模样。白天熙熙攘攘的车水马龙,夜晚缤纷闪耀的霓虹灯,在这些更为新鲜的血液面前,我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听说小镇的中心已经移到了新建的人工湖景点附近,因为那里有美食街、游船项目和更美丽的景色。我不得不承认,我还是老了,被时光偷走的青春回不来了,但是我的苍老,换来了这座小镇的更加年轻,我心甘情愿。我依然挺立,一如既往,带着深情。

我看到当年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她的爷爷佝偻着背,来为她送行。她要去远方读书了,她的眼眶含着泪。比以前更老的老人指着同样苍老的我,说:“这钟楼是爷爷这辈的人修的,它是我们能吃苦,最质朴的标志,它站在这,不会倒,咱们的精神就还在。家乡是你的归处,再怎么样,也要守着一股韧劲,就是因为这股劲,我们的家乡才变得这么的繁荣!”我竟然,为之触动。

是啊,我是老了,但我依然可以以新的姿态唤醒小镇上的人们,当初奋斗的坚韧,依然可以捍卫这小镇最原始的纯朴。这就是我为什么站在这里。

该用什么来定义“老”呢?长眠着的青葱山丘变了蚁丘,并肩的好兄弟没有撑到底,长存在心底的倾慕一秒便细数。在一座饱经沧桑的钟楼看来,我的秒针绕过了无数个春秋,这不是老;我的皮肤颜色深了又浅,浅了又深,这不是老;我看着脚下的土地一次次焕发新的生机,出现一个又一个新的事物,这也不是老。我的年岁已高,可我对于这座小镇的意义历久弥新,还有人愿意为我,为家乡,拥有再次出发的热情。

真正的当我老了,是我不再被需要的那一天。

该不该保留古老的事物一直是个难题,站在一座钟楼的角度,我一直认为没有必要为逝去的以往过于伤春悲秋。历史总是向前走,没人说繁荣和质朴就一定是矛盾的,一座小镇的繁华,必然经过了质朴的浇灌。老或不老,取决于被需要与否。只要人们需要这件事物来提醒自己或来珍惜现在,那么它就依然年轻,因为它带来的是新的意义。

所以当我老了,我依然会热泪盈眶地爱着我脚下的土地;当我老了,我依然愿意成为小镇繁荣下去的动力;当我老了,我依然希望这里越来越美丽,一如既往的美丽。

当我老了,我依然希望看到那个少女游历四方,回到家乡,那个叫麻涌的地方,坚守最初的质朴,就像当初的我一样。

当我老了,我已经见过小镇最美的早晨,正午和夜晚,我已经把满腔热爱和忠诚献给了这座小镇,我还有什么不甘心呢?

当我老了,经历了新生的喜悦,看着小镇成长的欣慰,终于迎接玫瑰色的夕阳,我会安然倒下。

因为我知道,我在这片深情的土地之上站立过。因为我知道,就算我老了,我的精神,永远不老。


【指导老师】施永香

【获奖理由】本文别出心裁,以一座钟楼的视角来写一个城镇的变迁。钟楼是当年城镇发展的见证,而随着日益加速的城市变化,钟楼“老了”。钟楼的老,显示出城市的新。可即便是老的钟楼,也同样关注着脚下的这片热土。本文获夏季现场决赛特等奖。


更多阅读